历史起源

 

  藏医学是藏族十明学之一,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医学学科。她尊重生命法则与生态规律,认为人体是宇宙的子系统,被西方称之为“是一门尊重生命完善的科学”。
早在上千万年前的远古时代,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藏族先民们,在严酷的自然环境下与各种疾病进行斗争,逐步认识并掌握了一些简单的原始医疗操作技能和部分动、植、矿物药类的性能及其用于治疗疾病的初期经验,这就是青藏高原原始医疗暨藏医药的起源。

 
 

  根据史料文献研究考证,在目前使用的藏文字体系还没有创建前,青藏高原作为人类文明发祥地之一,其医学理论早在公元前1800多年前就已经以当时象雄文字形式传承、记载和运用。因此,确切地说,藏医药学的发展历史截止到现今至少已有3800多年的历史。从公元前300年左右建立吐蕃古国,到公元7世纪创造和发展了沿用至今的藏文字后,开始有了传承至今的藏医药学伟大发展。

 
 
 

建国初期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以后,特别是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以后,党和政府十分关心、重视藏医药,藏医药事业开始起步。

 
 
 
 

亲切关怀

       
     
     
 
改革开放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隆重召开,揭开了中国历史发展的新篇章。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古老神奇的藏医药学迎来了蓬勃发展的春天,藏医药事业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时期,藏医药管理、医疗、教育、科研、产业及对外交流等各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

 

政策环境

  自治区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藏医药事业的发展,在1986年、1996年、2014年自治区党委、政府召开了三次全区藏医药工作会议,明确了新时期我区发展藏医药事业的指导思想、方针政策和发展目标,有力的促进了藏医药事业的发展。1996年10月,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做出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藏医药工作的决定》。2010年9月自治区人民政府印发了《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扶持和促进藏医药事业发展的意见》明确了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区藏医药事业发展的总体目标、重点任务,提出了扶持和促进藏医药事业发展的具体举措。

 
 
 
 

藏医药服务体系建设

  全区藏医医疗机构的基础设施建设进一步推进,服务网络初步形成。截止2013年底,全区共有藏医医院33所。其中,自治区级1所,地区级6所,县级22所,高校附属藏医医院1所,还有2所民营藏医医院和1所民营藏医专科医院。没有设县藏医院的县在县人民医院(卫生服务中心)中均设有藏医科。

 
 
 

  为了加强各级藏医院的内涵建设,提供藏医药服务能力,自2000开始,国家陆续开展了“医院管理年”“民族医医院等级评审”“医院持续改进”等活动,近些年,通过特色专科建设、藏医传承工作室的建设、藏医骨干人才培养、县级藏医院的藏药房建设和藏医适宜技术推广、藏医学术流派传承工作室建设等一系列服务能力建设项目的进一步推入,藏医服务能力明显提高。截止2013年底,全区30所公立藏医医院床位数达1364张,占全区医院床位总数的13.5%。全区藏医医疗机构共提供127万多人次的诊疗服务,占全区医疗机构总诊疗人次的33.9%。运用藏医疗法治疗率达90%以上,特别是在基层藏医特色疗法使用率更高。

 

藏医诊疗

 
 
 
 

药房建设

 
 
 

专科建设

 
 
 
 

名医传承

 
 
 
 

藏医教育

  1989年在西藏大学藏医系和原西藏自治区藏医学校的基础上正式挂牌成立西藏藏医学院,在25年的办学生涯中,藏医学院始终以“办人民满意的藏医药高等教育”为办学宗旨,坚持“秉承传统,开拓创新”的办学理念,认真践行“厚德、勤学、笃行、利众”的校训,以传统与特色作为发展的的灵魂和基石,坚持以特色办学,凭特色育人,秉承传统,开拓创新,努力培养藏医药人才,已成为西藏藏医药人才成长的摇篮。截止目前,已经为全国藏医药界培养了11名博士研究生、126名硕士研究生和3800多名本大中专毕业生。形成了藏医药博士、硕士、本科、中专、成人大专等各层次人才培养梯队。除正规院校教育外,自治区卫生厅和各地每年通过师承教学、骨干培训、临床进修、全科医师培训等各种形式为藏医医疗界培养和提升各种层次的专业人才。国家先后组织实施名老藏医药专家师带徒继承项目,已经有四批共52名徒弟已正式出师,第五批20名徒弟正在跟师学习,培养硕士、博士、博士后等学位的高层藏医药人才,同时,为全区552名基层师承人员通过考核颁发了《师承出师证书》,通过项目和地方配套资金,先后对全区931名农牧区藏医药人员以及部分具有一定藏文基础的西医人员进行了中专学历教育。当前,全区藏医药医疗技术人员总数发展到2232人,其中国家在编藏医药技术人员1901人,公益性和聘用技术人员321人,还有414名个体行医的民间藏医;在村卫生室能够提供藏医或藏西医结合医疗服务的村医达到720名。

 
 
 
 
 

藏医科研

  目前,全区共有省级藏医药研究部门2所,地区级藏医药研究室6所,专职研究工作人员百余名。各藏医研究机构承担着省部级多项研究课题,开展了文献整理、新药开发、药材种植、标准制定、炮制工艺等各领域的研究工作,取得了可喜的成就。

       
       
     
     
 
藏药产业
  和平解放后,藏药生产从传统作坊逐步向工业化生产逐步发展壮大。先后在自治区藏医院、各地区藏医院和县一级藏医院中开设规模不等的藏药厂和藏药制剂室,从而保障了全区农牧区的医疗用药需求。截止到目前,全区具一定生产规模的藏药生产企业有16家,基本通过国家GMP资格认证。藏药生产人员有1900多名,各药厂生产各类藏药360余种,其中有国药准字号品种298种,年生产量近3000吨;14个品种列入国家中药保护品种,24味药列入国家基本药种,218种药品及141味药材列入国家药典。此外,西藏自治区藏药厂“甘露”牌商标与奇正藏药“奇正”商标荣获国家知名商标称号。总之由于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藏药配制、生产及研究工作得到全面发展。
       
         
 

藏医药文化和对外交流

  改革发放以来,藏医药文化建设和对外交流合作开创了新局面,随着2000年“国际藏医药学术会议”在拉萨顺利召开,藏医药在国内外的影响进一步扩大,极大地推动了藏医药对外交流与合作。近年来,来西藏考察藏医药的国外专家、学者逐年增多,区内藏医药专家也多次应邀出访、讲学,藏医药对外交流与合作不断取得新的进展。

         
         

  和平解放后,藏医藏药事业享誉国内外,得到迅速发展,铁的事实证明: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照耀下,在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族团结的大家庭里,藏医药这块祖国医学宝库中的瑰宝才能放射出更加夺目的光彩!
随着滚滚向前的改革潮流,藏医藏药必将为藏民族的繁衍昌盛,为全人类的健康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